top of page

I'd Like To Teach The World To Sing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11歲,在合唱團的時候。


那時候老師講解了歌唱的背景,是1970年左右可口可樂廣告的主題曲。因為是賣可樂丫,所以應該用開心的語調來唱。


我聽了,心裡卻不同意。那年是1996年,大家也在回歸的惶恐中,怎能快樂。大人們也在抗拒自己本來的身分,表演這首歌很諷刺吧。


這幾天腦中不斷響起這首歌,我才發現,香港好像又回到那時候的不安中。又或者是因爲我也處於動盪中,以致我看到的世界,也四分五裂。


厭世沒有不好,因為你會看到厭世的盡頭,其實也是愛。倘若不愛,何來會花精氣神來討厭他?你愛這個地方,渴望他成為你心中所想那樣,認為這對他來說,是最好。但你有問他本人的意願嗎?又憑什麼可以斷言他需要的是什麼,不需要的又是什麼?


對我來說,愛就是讓他願意在成為自己的過程中去摸索,而我會在背後,在旁邊,給予支持。


所以,我可以做的,是把香港當成我的家,用愛好好滋養他。例如在冥想時祝福這片土地,例如做一些儀式療癒這片土地。懂得靈性工具的用工具,不懂的簡單一個祝福已包含愛。


在這個地方,說恨很容易,談愛卻很難。與其恨他沒給你什麼,不如看看,你可以怎樣支持他,讓他再次有力量,好好滋養你。

5 次查看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