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64 What if I lived life playfully?


如果有人告訴你,原來身處的地方,這個自己,只是整體的一小部分,那是不是可以把事情看輕一點,活得自在點?


即使你看到這個已是全部的你,你害怕不認真活的時候,會失去什麼? 或許反過來想,脫離一般的順序時,你會得到什麼?


當跟從遊戲本身定下的規則再也帶不到任何快樂或興奮給你時,是否可用另一個方式詮釋這套遊戲,又或者問問自己,是否一定要玩這個遊戲?


你永遠也能為自己作的選擇,包括選擇如何生活,如何看身邊的一切,如何與這世界互動。你選擇了那副濾鏡來看這世界?戴久了,有想過換過一副,以不同的層面再看看這世界嗎?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