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日環食


腦中的湧浪終於能平靜下來。前兩天的失衡,隨著前天的午睡逐漸流走,像一潭混濁的水經過不同的石頭和細砂,過濾出比較清晰,能看見湖底的思緒。


這兩天不斷在感受自己。要聆聽真實的自己,需要很大的勇氣,才能走出大眾所理解和設置的框架,重新編寫自己的意義。誠實需要勇氣,面對自己,和大眾,的勇氣。畢竟人總不能獨自生存。


後來在社交平台上看到有人說日環食能有效清除埋藏心底的負面能量,於是我開始回想前幾天自己對於睡覺的恐懼。


小學時,有人送了爸爸一盆玉葡萄樹。那是一個擁有盆景形態的玉石樹,上面掛著一顆顆小小的水晶。很多個晚上,我也看到一個女人坐在樹上。我沒有告訴家人,那時候我不敢睡,或常常要求與父母同睡,是因為害怕。因為當我睡在碌架床的上層,視線正好對著廳中那株葡萄樹,還有那個不知名的女人。有時候即使睡著了,也會在夢中聽到她的囈語,從驚嚇中醒來後便會默默唸著天主經(那時念的是天主教小學),希望正氣的經文能趕走那女人,或我的恐懼。也有時候她的聲音太大,我會裝作睡覺,僵著身體不動,希望快點天亮(當然天亮後她還在,只是日光充足的日子能壯大自己的膽量,變得比較不害怕)。


過了差不多兩年,那個盆景不見了,那個女人也不見了,只是它們都在我心中留下一團黑影。每當在寂靜的晚上,別人都睡著了,只剩我一個,我會莫名地害怕,然後眼光光坐到天亮。好像是從那時開始,我不喜歡開空調,因為這樣必需要把窗關起來,過於寧靜的空間會讓我清晰聽到從別處而來的聲音,有時候那些不是有善的話語,這樣又會是一個無眠的晚上。


即使現在的我,有能力處理這些情況,也總會在某些時刻,想起那個盆景,和那個女人。很久以後,當我探望祖母時,看到那名女人在祖母家中,才知道原來爸爸把盆景轉贈給祖母,再後來在祖母家也看不到她,我想那盆景已被掉了。回想起來,其實什麼事也沒發生。女人就只是安靜地坐在樹上,閒時說說自己的往事。只是那個對不了解的事物的恐懼(那時對鬼的印象都是來自電影)在那時已深植心中,以致即使現在,在不能開窗的空間一個人睡,總會有莫名的不安。


不知道是不是日環食的關係,只知道那個午睡過後,自己好像有力量把這些埋藏在黑影下的故事放在日光之中,讓太陽曬一曬,蒸發掉那些早該開手的恐懼。

4 次查看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