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來回之間


這些日子,人變得比較敏感。心中一些感受,很想說出來,與人分享也好,希望他人理解安慰也好,給予建議也好,就是想把這個感受流過身體再吐出來,好讓身體騰空一些位置,但卻找不到合適的字眼表達一切。最後感覺快被淹沒時,其實也沒有選擇的餘地,最後說出來的,只是類近的感覺,與心中真正的感受,還是有一段距離。


要把所感所受安放在語言這個容器中,其實是另一種翻譯。翻譯中能否帶出原文的味道,每字每句也需要慢慢拼貼出來。後來發現,即使我如何努力,也拼不出什麼來。我心中的「語言」就是文字,卻忘記了還有另一種「語言」。有些時候,什麼也不用說,就讓眼淚流出來,讓聲音從身體走出來。身體彷彿就會多了一條管道,那股讓人不舒服的感覺,隨著每一滴眼淚,每一下低吟或尖叫,慢慢流走。


其實每天每刻我們也在平衡與失衡間來回往返。想起有天看到巴夏的影片,他說就像走路一樣,你要前進,必須提起腳,讓自己暫時失衡,直到你把腳放下,你又回到平衡,然後一步,一步,你會走到想去的地方。

5 次查看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