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沒有東西要做或不做,就只能體驗經歷



有幾天突然什麼也看不到,聽不見。


有天起床,看到天是天,沒東西在飄;地是地,沒氣在浮;樹是樹,沒有手腳掛在上面;人是人,沒有其他「人」跟在後面;狗是狗,不會說話,就只是狗。


我還以爲,自己會很高興,終於可以當一個「正常」的人,但卻引起了一發不可收拾的恐懼。


原來我一直以為自己是這樣,所以當我發現上天收回的那一刻,我還是會失落沮喪,因為我只看到自己,也認為自己,只是這樣。


失落沮喪過後,也不能怎樣,慢慢習慣一個人在過份寧靜的家生活。


沒「人」找我聊天,沒「人」找我幫忙,沒「人」經過,一切正常得很不正常。


就這樣安靜過了幾天,感冒就來。


我是真的很徬徨。過程中不斷問自己,其實這幾年來,我在幹什麼。


直到有天,朋友打電話給我,說她朋友的家有髒東西,問我可不可以幫忙。


我還想跟她說,我再也看不見了,但很自然地,我問她朋友老公是做這個職業嗎?再問她,這不是第一次喔但上一次不是這個原因是嗎?朋友都說是喔你為什麼知道。


她也沒告訴我她朋友的名字。是喔,為什麼我會知道?


我也不知道。


掛電話的時候,我才發現,現在我只能夠說知道的事,而且就只剩下知道。


以往這些個案,會有存有告訴我,她怎樣,她的家怎樣,可以怎樣。現在什麼也看不見,我只知道,需要怎樣。


但現在我就只剩下自己。那把從內在而來的聲音,是如此堅定。


隔天醒來,張眼一看,看到有「人」在床邊。我說:好久不見。


但他們好像看不到我。


心中是有一些失落,畢竟有些「朋友」就這樣失聯。我只知道,此刻的空間與空間之間,像拼圖般移動,所以有時能看見溝通,有時重疊或分散,沒有東西要做或不做,就只能體驗經歷。

9 次查看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