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算命


自從開始為他人做SRT,接觸不同階層的人,便開始思索,是什麼驅使一個人去找一個陌生人,花一、兩小時傾訴生命中的迷惘,並渴望對方能理解,同時能給予一個實際可行的解決方法。


日積月累的觀察讓我發現,來的人往往是相信生命背後還有一個更大的能量主宰世間一切萬物。既然有些東西看似控制不了,也看不清前路該如何走,我便成為了一個可接通那股力量的媒介,為他們提供一張符合當下需要的地圖。


我常跟他們說,在過程中所說的,我也是在當下那刻與你一起聽到;但我相信我說得出口的,你必定有能力去理解。你不必每句也認同,因為若果你來是想有個人告訴你一些原因,把生活中的阻滯不順合理化,那我寧可你省回那一千幾百,買多幾本書來看充實自己。


但你要為自己負責任,不要把解決問題的力量放了在我身上。自己的事自己做,這個簡單不過的道理相信每個人也知道。我所做的,只是讓你看到自己更多的可能性,從而知道眼前的一切,不是唯一的選擇。


我遇過一些人,一年前來找我是因為某個問題,一年後來找我,跟我說的,還是那個問題。他們的頭腦永遠比心快,往往你話音未落,他們已開口說:「我知道,但是……」然後繼續自怨自艾,找一大堆理由來說服我同意他們所說的。


我每次也會直接跟他們說,其實你需要的不是任何工具或人,你需要的只是如實接受自己就是如此,並放下那一大堆籍口,行出去就是了。心底裡知道,他們口裡說很苦,但從沒打算為自己負起責任,去行自己的路。


這就像把垃圾掉到通屋也是,沒有去打掃,卻反問我為何上天這樣不公平,自己這樣淒慘,只有自己的家才堆滿垃圾。若果他們不覺察自己,我說的一切也是多餘。

社會心理學家David Dunning說過:


"If you're incompetent, you can't know you're incompetent ... The skills you need to produce a right answer are exactly the skills you need to recognize what a right answer is."

唯有盼望撒下那堆種子,總有一顆能在他們心中慢慢成長。

我也遇過一些人,覺察性過度敏感,生活上的大小事情,也看作是理解自己的機會,然後自尋煩惱。


每一個當下去了解自己,這樣沒有問題,問題是為何這樣會讓你苦惱。


大部分人也是因為看不透,所以苦惱,底層還是有個「小我」在高呼,認為自己應該能理解生活中所有。他們總愛問,是不是我欠缺什麼,因此我的生活才是這樣?是不是我多做這些,就能揚升?我通常也會說,什麼也不用做,只要好好生活就可以了。並不是坐以待斃,而是既然解釋不了,何不放下煩惱好好享受,適當的時候自然就會知道,就是這樣簡單。


可惜簡單的事情往往最難被接受,因為大部分人也選擇相信,世上一切也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


下次去算命或找人做諮詢時,先問問自己,是否想找個水泡,還是已經有勇氣去面對,只是不知從何入手,需要一個提點;是否想趨吉避凶,接受不了生活中的阻滯,還是渴望從苦中看到滋養自己的養分,需要一個指引。


生活可以很複雜,也可以很簡單。時而複雜,時而簡單,如何拿捏當中的平衡,相信是你我大部份人需要學習的課題。不用拿著一個宗旨或一個說法去生活,這樣只會苦了自己。


工具從來也是工具,就像一把斧頭,看你會拿它來砍自己的腳趾,還是用它在荊棘叢生的路上,為自己開出一條新的路。

12 次查看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