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致在疫症蔓延時的自己



這將近一年的社會運動中,我學到的,是不問做了會如何,而是問自己可以做些什麼。


城市中每一個的陌生人,可以因為某些事串連在一起,不同的生命相互交織,形成一幅你我重未看過的景象。純粹地做好一件事,用盡全力地完成它,它就會有自己的生命,找到需要它的人。


這是我一直相信著的。


有天我收到一封來自陌生人的電郵,我除了知道她的名字叫Winga,有一把可媲美電台DJ的聲音,其他的我一概不知。她提出把我的文字變成錄音,讓雙眼看不見的人,都能聽到。電郵中還附上一段錄音,這樣的誠意讓人感動。聽完後覺得,這把聲音應該要讓多點人聽到,於是我提出不如我們來做個「讀一封信送給自己」的計劃。


每兩星期至一個月,會由我來寫一封信給不同處境的自己,然後由Winga來讀信,並為信件配樂(影片中的背景音樂是由Winga親自彈奏的)。


第一封,是「致在疫症蔓延時的自己」。


我選擇用「致」字,是因為這個字有給予/送贈的意思。



我希望,這是一份你自己送給自己的禮物。


雖然我跟Winga素未謀面,但這不正是這段時間大家也在做的事嗎?陌生的人只要理念一致,在某個層面上,大家就有一種不可言喻的連結,然後共同為同一個理念,盡自己的全力,做自己可以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