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正常的,不正常


坐船的時候,聽到一位媽媽跟她的小孩說:都不知道你哭什麼,這樣小事就哭,常常因小事哭,有好事都給你哭走了。


聽完心裡納悶,大人認為的小事,在小孩眼中,可能是大事。


想起小學時,爸爸車我上學途中,在高速公路上看到一頭黑狗被車撞死了。看到血肉模糊的他躺在地上,我不斷哭,哭到快到學校的時候,也停不下來。爸爸罵我為一頭不認識的狗哭,值得嗎?你到底哭什麼?


長大後回望,發現很多時候,感覺細膩的小孩/成人,不是因為他們的心臟很小顆,所以常常傷春悲秋,而是他們都看到人們隱藏/無視的一切,但卻無能為力,這才是他們揪心的原因。


那時的我,不是因為狗死了所以哭。我清楚知道,他都被輾成肉醬了,救不回來。我哭,是因為沒人把他拉到一旁,任由經過的車子輾過他,而我什麼也做不了。為什麼沒人覺得有問題?他最後會怎樣?變成路上灰黑黑的污漬?為什麼沒人願意下車,把他拉到一旁?


上年我參加了一個台北的漁市場導賞團,清晨到漁市場參觀。一踏進去,眼淚就不由自主地哭。我哭,不是因為動物的死亡,而是人們待他們的態度。在自然世界中,弱肉強食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我們的貪婪,還有麻目了的心。


那小孩後來把眼淚都吞回去。她會討厭不諒解自己的母親嗎?她會不會在心裡發誓不要像媽媽那樣?長大後,她要用多少時間,才能療癒好成長的傷呢,還是長大後,她都忘記了這些,慢慢成為父母的複製版本?


或許很多人長大後就如農夫的歌詞所說:

你冇做到個壞人,但係做咗你細個最唔想成爲嘅,嗰種大人


突然慶幸自己仍有感覺,不至被荒誕的事消磨殆盡。

4 次查看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