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噢,發炎了


那天晚上,回家除掉隱形眼鏡後,發現眼睛原本白色的地方都變了淺紅色。


第一個反應是:噢,發炎了。本能想找眼藥水滴,但感覺不需要,於是沒特別做什麼。


第二天起床,送別另一半後,我坐在床上拿著鏡子,看我的眼睛。我看著這顆小小的球體,那層透明的角膜,蓋著黑色的瞳孔。黑色中混雜著深啡色,邊緣因爲發炎的緣故,沒有一條清楚的分界。眼白的紅色彷佛像小蟲子般,慢慢吃掉那邊界。


一直也不喜歡載眼鏡,那個鼻托總會在鼻樑兩旁留下深深的紅痕,像是提醒著我,本來就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小時候,眼睛總是很多毛病。自幼稚園開始,便不停生眼瘡。每隔兩、三個月,便要見眼科醫生,打針做小手術,一直到上小學才停止。然後就是近視。它後來就像我從小抑壓已久的情緒一樣,不停地變濃,一直到大學時才穩定下來。隨之而來的散光卻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大概那時候,一直也不想看得那麼清楚,才自我模糊了視線。直到近幾年,眼睛的狀態才穩定下來。


所以當我看到眼睛紅了一片時,憑著多年的經驗,我大概知道它要發生什麼事。只是,這次覺得,身體也有其週期,就好好讓他完成而不去干擾他。


這兩天也戴著眼鏡。鼻樑早已承受不了,於是在家的時候,總會選擇不戴。六百多度的近視加上百多度的散光,足以模糊眼前的一切,但就在眼前一切也糊掉的時候,卻反而讓我看得更清楚。

4 次查看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